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梦醒之后,似梦非梦。(续) 四

lofter会吞我的空行。
越写越觉得这个故事本来不应该是这样的。




海未一直坐在小鸟床边,轻轻抚摸着微烫的额头。小鸟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有力的手指,轻轻的点在眉心。
做噩梦了吗?
忽的,小鸟握住了那只手,拽进了被窝里。海未的脸一下子红了。想要把手抽出来,却被那双微凉一些的手握的紧紧的。又怕这样弄醒了睡着的小鸟,只好将身子往小鸟床边又挪了挪。微微皱起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手被紧紧握住,微凉的手渐渐温暖起来。小鸟睡的很沉,海未又坐了很久,才缓缓将手从小鸟的双手抽出来。稍微等了一会儿,海未才站起,往楼下的厨房走去。
躺在床上的小鸟也睁开了疲惫的双眼,用手捂住了胸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可能是因为发烧的缘故,脸很烫。将手抬起,捂住鼻子,深吸了一口气,海未的味道。头深深的埋进了被窝里,想留住海未的气息,很让人安心的味道。在厨房忙碌着的海未,望着自己的手,望出了神,脸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电饭煲的提示声,将海未拉了回来。打开了柜子,拿出餐具,小心翼翼的将粥盛进碗里。
“小鸟醒了吗?”
“嗯,醒了。”
“感觉好些了吗?”
“好很多了,多亏了海未的照顾。”
“还好不是很严重,下次再这样,就不知道要有多严重了。饿了吗?我煮了一些粥。”
“嗯,有点饿了。”
“给,勺子。”
但是小鸟迟迟没有接过,坏坏的笑着。
“不要,我要海未喂我!”
“额,这个…… ”某人的脸不争气的红了。
“海未,拜托了!”
“啊,真是拿你没办法了。”小鸟的请求从来不会拒绝。
“嗯哼哼,海未最好了,啊~”
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勺白粥,吹了吹,送进了小鸟的嘴里。
嗯哼哼~好久没有吃到海未酱做的东西了。
那,就稍微再多吃一点吧。
嗯!小鸟感觉好多了,一定会好好的吃完的。
真是拿你没办法,下次再这样不小心,我就不一定能像这次这样凑巧了。
海未看了看腕表,原来已经下午三点了。我有在小鸟家呆这么久嘛?
将餐具清洗完了之后,又回到了小鸟的房间,伸出因为沾水而变得凉凉的手,摸了摸小鸟额头。
好像已经退烧了的样子。这样就没什么事了,我先回去了,小鸟再好好休息一下,应该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可不可以,陪我再睡一会儿,我好困……
可是……
轻轻的吐息打在了海未手臂上,稍微有些痒痒的感觉。仅仅这样的一小会儿,小鸟就已经睡着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
伸出手,替小鸟拉了拉被子,盖好。


“小鸟,小鸟,起来喝药了。”
“嗯,唔。咳咳。”
“没事吧,好些了吗?”
“嗯,好很多了,只是喉咙开始有些疼。”
“喉咙疼吗?是不是发炎了,最好还是去看下医生吧。”
“我不太想去,浑身没有力气。”
“这个……”海未抬头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
“伯父伯母不在家吗?”
“那个,妈妈和爸爸因为工作上突然有事,出去了,要明天下午才回来。”
“啊,这可难办了……”
再一次把手附上了小鸟的额头,还是在低烧。
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出去,风又大,又是低温……
“小鸟,你先在家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买消炎药。自己一个人没问题?”
“嗯,这点程度,没问题的!”
“嗯。那我会尽快回来的。”

急促的脚步……
每次总是这样,明明是很容易生病的体质,却总是自己不注意,你到底是怎样才那样决定去留学的啊……总是让人十分担心,在那边有和别人相处的很好吗?在那边吃的还合胃口吗……这些……我也只能在这个时候,在你听不到的时候问问吧。我还真是,一个很不称职的……额……友…人呢。自嘲的笑了笑,友人呢。
总是有风吹动。凉凉的,打在脸上,很柔,如同冰冷的手,抚摸着僵硬的脸庞。有一粒调皮的沙,脱离大队伍,撞到了小小的琥珀上。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晶莹的水珠滑落。本应只有这样的一小滴,但这水滴变成了溪流,流淌下来。那温柔冰凉的手,吹干了这湍急的溪流,凉凉的。海未抬起手摸了摸眼角,修长有力的手指顺着水迹最后无力的放下。怔怔的站在原地,旁边的陌生人投来疑惑的眼神。“咳……”“小鸟!”梦中惊醒一般,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名字。路过的路人,可疑地打量了一番。海未跑了起来,穿梭在人群中,白色的雾气顺着脸颊消失,鼻尖开始变红。长发顺着肩膀飘散在身后,有些许调皮的孩子跑进了脖颈里。
买到了药,雪开始下了。落在这蓝色的长发中,融化成水,有一些冰。回程要比来时慢的多,应该要趁雪还未下大,赶紧回去。但是海未的双腿,大概是跑累了,有些使不上力了,就这样按照平常的速度走。到底是不是累了,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修长的双腿跨着大步,慢慢接近了那栋房子。房子里的小床上躺着“公主”,这是哪里来的童话故事呢?不知道啊……
这样的你,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的呢?从初中?高中?大学?还是现在?不,都不对,从你出现我的视线里的时候,我怕是已经掉入了这个逃不出的漩涡了。愈陷愈深,无法自拔。这种感觉,持续了好久好久。久到记住了你的微笑,记住了你喜欢的味道,记住了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从你口中吐出的话语我都觉得是情话。小鸟你,知道的吧。轻启薄唇,亲吻了床上的你的柔软的脸颊。条件反射的轻轻的擦了擦被吻的地方,擦掉了还有些温度的印记,脸依旧因为发烧泛着微红。就这样看着也好,愈陷愈深也罢,溺死在这永无止境的喜欢里,也是值得的吧。那就决定了吧,总是这样停滞不前,可对不起园田……对不起…园田这个…姓氏。不要哭啊,快停下来啊,刚刚就已经哭过了吧,下定了决心就不要哭了啊!求你快停下来,心中的呐喊,挡不住生理上的反应。跑进了洗手间,用水不断的拍击脸,水润湿了琥珀,染红了白玉,快停下,停下,这种不明所以的眼泪,为什么还会流下来啊!
“海未?”
流水声中传出一声温柔的呼唤。泪水停下来了,是真的呢,声音是有魔法的。
“小鸟,你醒了啊。”
“嗯,又睡了很久感觉好多了。”
深蓝色的发丝,沾到了水,粘到了脸颊。
“海未怎么了吗?”
“刚刚买完药回来,雪落到脸上有点难受,所以来洗一洗。”
轻咬了一下嘴唇。
“我去给你倒水,喝一下药,吃一些馒头吧。”
“嗯。海未要小心别烫到了。”
“我会注意的。”
处理好了一切,海未往家的方向走去。走之前再三叮嘱了小鸟,放不下心啊。自己是不是在逃避什么?没有……很快这样的否定掉。
让时间就这样稍微沉淀一下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