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下雨的xxx

题目请自行补充,按照看过文章的您喜欢的来。
下面是正文,老福特吞空格这件事……



3rd live琦玉场结束了,虽然天气很热,但是还是比不上观众们的热情。
结束之后,当然就是庆功宴!成员们匆匆忙忙的从更衣室出来,准备先返回酒店整顿一下,然后直接到宴会大厅。然而,爱奈现在并不能将注意力集中到庆功宴上。
“爱奈,对不起。”
铃木爱奈十分确定,她听到すわわ说了这句话。甚至连昵称都没用,直呼了自己的名字。她在对什么道歉?爱奈想不通。那是在更衣室里,すわわ的solo曲结束之后。她急匆匆地赶着,却平淡在爱奈耳边说出了这句话。爱奈打量着走在自己右前方的当事人,和平常一样,甚至还发现了正在偷看的自己,露出了洁白牙齿,朝自己笑了笑。但这个笑,不对,这不是平时的她。爱奈越想越焦躁,发生了什么事情?
回到酒店,简单的清理整顿一下后。爱奈拿起手机,却停留在line上,迟迟下不去手。任时间流逝了一会儿,爱奈决定了,她要去找すわわ问清楚。她很想知道,现在在隔壁的房间的すわわ,是平时的她吗?自己的房间是如此的安静,只有洗漱台上的水滴啪嗒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和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即便如此耳朵也无法得到关于隔壁房间的任何线索。爱奈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要这样,明明普通的出去就可以了。
为什么?因为她害怕,太大的响声会让自己错过来自隔壁房间召唤。她心里想着如果错失了任何微小的声音,都不会原谅自己,这真是奇怪的心情,但现在的铃木爱奈更奇怪。仿佛是个小偷,想要偷走一个不得了的东西的小偷,铃木爱奈想要偷走的东西是什么,大概是すわわ现在的想法吧。她想不通,为什么那个认真,完美的人要向自己道歉。她也想不出,那个她做了什么不能原谅的事情。个子小小的爱奈,现在すわわ的房门前,站定了,房门似乎越来越高大,在犹豫,无法确认门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すわわ今天做了什么?爱奈试着回想,今天的すわわ有什么不一样。很小很小的细节,她也不想放过,呆呆地望这房间的木门,从脑海里浮现出来今天的记忆。啊……今天的すわわ只抱了自己一次,还是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那一次,而那一次她抱了每一个人,抱了Aqours的每一个成员。尽管すわわ平时就很安静,但今天live结束后有点安静过头了,但是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仿佛只有爱奈一个人在担忧,而现在也只有爱奈一个人站在门前。爱奈突然发现,すわわ仿佛知道自己所有的小习惯,但是自己对すわわ呢?
想到这里,爱奈害怕的缩回了伸向木门的手,张开又握成拳。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进去之后要说什么?看到了すわわ又会怎么样?自己能做什么?一想到这里,眼泪就要擅自跑出来了,爱奈终于发现,自己在关于すわわ的事面前,有多么脆弱。这种心情从何时开始?是千叶场受伤后,被すわわ一直照顾的原因吗?爱奈摇摇头,不对,应该是更早之前……
叮……
电梯的声音,咳嗽声,脚步走在毛绒地毯上沉闷的声响……
咚咚……
咚咚
“すわわ,你在吗?”
没有回应。
随即,啊……听到了,踩在地板上的急促的脚步声,一点点的接近。
“あいにゃ?有事吗?”
看到眼前的人,松了一口气。摘掉了带了长时间隐形眼镜,戴上了圆框的眼镜。啊,是合宿那次带过的。戴了眼镜,爱奈一时不知应该说什么,只能盯着すわわ的脸,すわわ只好安静等着爱奈开口。
“要进来吗?”
爱奈愣住了,并没有反应过来,她忘了她一开始来这里的目的。
“要进来吗?あいにゃ?不能让你一直在外面站着吧。”
“那……我可以进去吗?”
“为什么要这么问呢?是我在邀请你。”
爱奈感觉到有一阵温暖,很快又褪去。下意识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十分担心自己的脸有没有变得红扑扑的,自己很容易脸红这点还是十分自觉的。
“あいにゃ是要喝茶水还是白水就可以。因为只有茶包可以放了。”
“白水就可以了。”
坐在了房间的空椅子上,爱奈仅仅只是盯着诹访的背影,玻璃杯在手中交换碰在一起,清脆的响声。张开了嘴巴,喊出了熟悉的称呼,但声音有些许颤抖。
“すわわ……你为什么要向我道歉呢?”
期盼的望着眼前的人,却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回应。她只是安静的摆好杯子,坐在了爱奈的对面,一声不吭,低头喝着杯中烫人的液体。
“那我在重新说一遍,非常抱歉。我没有做好。”
“没有做好什么?”
又是沉默,爱奈很害怕这样的沉默,她看见诹访放下杯子,低头看着交叉在一起双手。沉默,良久的沉默。爱奈看着眼前的人,双手被她自己捏到泛白。
“爱……奈……”
心中一沉。
在脑中想法闪现出来的那一刻,听见了杯子掉落在地毯上的声音。伸出双手环抱住身前的脆弱的人。
“我应该…怎样做才对……我为什么做不到呢?”
“没有,すわわ很厉害!比我要厉害百倍!”
爱奈感受到肩窝有些湿热,只好更用力的抱着,她摸到诹访阡细的身体,诹访真的很瘦。
真是一个十分安静的人。平时的生放送也好,在后台也好,就连伤心落泪的时候,也很安静。爱奈心里这样想着。她感受到了怀中的人在颤抖,她第一次看到这种模样的诹访,她第一次看的诹访因为自己的事情落泪,她能做的,只有用自己小上许多的身体去拥抱她。她只知道,这样抱着她,她的心情或许会变好。
“我……我…我让爱奈…教我…唱歌的技巧。但是……但是…”
连一句话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但是还是安静的,哽咽的声音也十分微弱,若不是抱着她,爱奈怕是一点都听不到。
会因为这种事就道歉的,也就只有你了吧。
“如果你是因为这种事就跟我道歉的话,我真的会很生气的。”
“我……”
“すわわ是很认真的人。”
“但我,但我没有做好,明明……”
“你做的很好了,すわわ的声音是上天给你的礼物,也是给优秀的すわわ的试炼。”
“我没有让来观看表演的大家满意啊!爱奈!”
爱奈被吓到了,头一次听到声音这么大的すわわ,像是生自己的气,诹访的手握成拳,微微的颤抖。环抱着诹访的手,不知应该放到那里,她看到诹访眼镜上的水雾,没有办法看清诹访的眼神。爱奈很害怕,但即使害怕。
“すわわ……”
“我没有,我没有让喜欢果南的大家满意。”
爱奈错了,诹访不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哭泣,是为了来观看表演的观众们诉说。
“你过于认真了。”
再一次抱住她,这一次我不会放手了。我要让你感受到,那么喜欢果南的人,喜欢诹访ななか的人,是多么的感谢你。
取掉诹访的眼镜,看着无声的泛着光的眼泪,伸出手,轻轻的抹去。缓缓的凑上前,轻点一下红唇。
“从今天开始也一起努力。为了喜欢你的人努力,我现在和すわわ是统一战线的士兵了。”
让我再抱一次你,我想让你微笑着,我喜欢看你微笑的侧脸,无声的哭泣也好,太过认真的你也好,我现在,未来也会和你站在一起。

评论(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