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假如松浦果南……

其实我不太确定这个能不能写下去。看缘分更吧。



假如松浦果南是小原鞠莉的骑士的话?
小原鞠莉,小原家唯一的正统继承人。
松浦果南,生活在远离内陆人烟稀少的海边,是家里的独生女。
本应毫无关系的两人,被命运的纽带捆绑在一起。




“啊!没有见过的小孩子!”
“嗯?”
“哇,你的头发是金色!你是皇室的成员吗?”
“并不是哦,现在不是只有皇室才能拥有金发。”
“唉,爷爷果然是在骗我。”
金发的小孩明明和这个梳着团子头小孩一般年纪,却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稳重。
“Grandfather?”
“嗯?你在说什么?”
“如果你说刚刚那个单词的话,是‘祖父,爷爷’的意思。”
“好难懂啊。”
“是吗?”
“哦,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虽然有些晚,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小原鞠莉,小原家……”
话还未说完,就被鞠莉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我叫松浦果南!”
“kanan……”
“嗯!果南!你刚刚还没有把话说,怎么突然不说了呢?”
“没什么,我只是怕你没听清楚打算重复一遍。”
“我听的特别清楚!而且你的声音也很好听!”
稳重的鞠莉,唰的一下脸变得红扑扑,话也忘了接。扭捏了一番,吞吞吐吐的说了句谢谢夸奖。小果南就不是那么会察言观色的人了,自顾自地接着说了下去。
“你的脸好红啊,很热吗?”
“不是,只是……”
“不用跟我害羞的,我们现在是朋友对吧!”
“朋友?是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就是关系很好的两个人。和亲人不同的关系,而且……而且……嗯……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嗯!应该是这样没错!”
“Lover?”
“虽然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鞠莉说的是什么就是是什么吧。”
忽然被叫到名字,在家中除了母亲没有人像这样呼唤鞠莉的名字,连父亲都不曾叫过。父亲很少陪在鞠莉身边,通常父亲在家的时候,小鞠莉早早的睡了。母亲总会安慰鞠莉,父亲只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关乎很多人。鞠莉只能懵懂地点点头。
“鞠莉,鞠莉!”
“我在呢。不要大声讲话,这是不礼貌的。”
“我们一起去海边捡贝壳吧!”
“可是时间已经不早了。”
“啊,明明才刚过晚饭时间而已,鞠莉你没有吃晚饭吗?”
“吃过了,这是晚餐后的散步,散步途中被你搭话了。”
“非常对不起!打乱了你的计划!”
“你没必要道歉啊,因为你的关系我有了lover,不是吗?”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单词我记住了!是朋友对吧!”
“嗯。”
一位浑身被铠甲包裹着的人缓缓向鞠莉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深蓝连衣裙的女子,女子轻启朱唇。
“小原小姐到您返回的时间了,还请您跟我们回去。”
“我明白了,请稍等一会儿。”
“是。”
身着铠甲的人到来之后,跟在鞠莉的身边寸步不离。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要回去了。”
有些被吓到的果南,很快恢复过来。
“那,明天晚饭过后你还会来散步吗?”
“不出意外应该会的。”
“那我在这里等你!明天见,拜拜!”
“嗯,明天见。”
没有被命名为约定的约定,从今天生效,明天见。

“小原小姐,夫人说明后两天不能陪您了。”
“我没关系的,请转告母亲让她注意休息。”
“是。”
“还有,莱尔,以后可以不用对我用‘您’用‘你’就好了。”
“是。”
“记得也跟莱格说一下这件事。”
“是。”
照顾鞠莉日常起居的女仆,叫莱尔,负责鞠莉安全的骑士是莱格。很像男性的名字,这两人实则是姐妹。是鞠莉的母亲年轻的时候捡到的。现在也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却在鞠莉身边展现出与母亲不同的成熟。好在是让鞠莉十分安心的感觉,和鞠莉的关系也很好,这两人也是看着鞠莉长大的。

“爷爷,浑身穿着银白色,亮闪闪的衣服,还有剑和盾的人,一般是做什么的啊?”
“我啊,记不太清了,应该是叫骑士吧。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没有什么。我要去睡觉了。”
“小孩子一定要睡好,不然对身体发育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
鞠莉从书房找出类似词典的书后,回忆起不久之前跟母亲之前的对话。
“母亲,这个词是什么意思?l-o-v-e-r”
“我看得到哦,鞠莉,没有必要一个一个字母的拼出来。”
“那您快告诉我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这个词啊,小鞠莉现在太小了,即使解释了小鞠莉也不会理解透彻的。”
“每次都是这样,我已经不小了,我已经八岁了!八岁了!”
“你真是只有在我面前才会这样撒娇啊。话说鞠莉明明日常对话用英语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总会看到一些和自己年龄不符的陌生单词呢?”
“不能说是和年龄不符吧,在平常使用中用不到的单词我自然就会不知道啊。”
“嗯,你说的有道理。”
“所以快告诉我这个词的意思啊。hurry up !”
“容我想一想。这个词啊……就是形容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和鞠莉与我或者其他亲人的关系不同,是一种会在不知情之中变得越来越好或者越来越差的关系。但是一般情况下是十分要好的关系。”
“嗯……我还是不太懂。”
“也是呢,鞠莉活动的区域十分固定,能见到的人很少。”
“这种关系和见到的人会有关系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
当鞠莉翻阅这本“词典”,鞠莉才发现上面记录的单词鞠莉一个都不认识。只知道这是曾祖父曾经住过的别墅,但保养的很好除了装潢看不出年代感,翻开这本“词典”后,鞠莉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年代感。这些书都是曾祖父的藏书,大多是曾祖父收集起来的,还有一些是从本家带来的。母亲只告诉过鞠莉,在鞠莉出生之前,曾祖父就决定将这栋别墅赠予鞠莉,但必须是鞠莉八岁的时候才可以进入到别墅中。十八岁才可以正式拥有别墅,并在别墅中长期居住。
今天是鞠莉八岁的第三个月,母亲答应了鞠莉要带鞠莉在曾祖父的别墅居住半个月,但是已经过去了五天,鞠莉也没有和母亲一起出过门。鞠莉不熟悉这个陌生的地方,她能去到最远的而且不迷路的地方只有海边。今天是头一次在海边遇到其他人,还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年龄相仿的女孩子,这让鞠莉很开心。虽然鞠莉并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什么,但是会让人心情愉快是真的。那个女孩的头发是和海一样的颜色,眼睛是青莲一般的紫色,让人不自觉的被她带动着。
鞠莉期盼着明天和她的再次见面,果南也在床上兴奋的等待着明天。比平时要更早的洗漱完躺在床上,为了明天能够有最好的精神和鞠莉见面。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