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鞠南】(搬运)从嬉笑打闹到共度余生

华理(kari)

一辆青金石色的汽车停在路边。
金发女子膝上坐着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正在玩着纸飞机。
一阵海风吹过。
小女孩没有抓紧手中的纸飞机,被风吹走了。
“妈咪,飞机,飞走了……”
“飞到哪里去了呢?华理?”
“嗯……飞,飞到海里了。”
“sea?”
“嗯!”
“真的吗?”
小女孩站了起来,踩在软软的沙子上,在海边用手挡住太阳眺望。
“妈咪,飞机不在海里。”
“那飞机飞到什么地方了呢?”
“妈咪带我去找好吗?”
小女孩拉住女子的白色长裙,漫步在沙滩上。
“飞机!纸飞机!你快回来吧!”
“华理你这样叫,它会飞回来吗?”
“嗯,会飞回来,因为妈咪叫我的时候我会立马就到妈咪身边了,飞机一定是飞太远了,没有听到。”
女子笑了笑。
“华理!”
远处的台阶上,扎着蓝色马尾的女子向小女孩挥了挥手,指了指另一只手上拿着的纸飞机。
“妈咪!你快看,纸飞机飞到妈妈那里了!”
“oh,真的呢。华理快去我们快去妈妈那里吧!”
“妈妈!”
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总会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出现。
小女孩扑进了蓝色马尾的女子的怀里,那位金发女子也抱了上去。
“果然还是果南的这里让人安心呢。”
“鞠莉,你可以成熟一点吗?”
“成熟?果南是要我sexy一点嘛?”
“唔,不是!”
“six?妈咪说的话我不太懂。”
金发女子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噗哈哈,华理以后自然会明白的。我们回去吧,Dear!”
听别人讲再多与爱有关的单词,不及你的一瞥一笑。一栋房子,两个房间,三个人,四季交替。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