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搬运】鞠南 Addiction

这里对我来说比任何地方都重要。
海边吹来的海风。里面是不是有着你的味道,渐渐迷恋上了这种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病了。
离开这里的时候,带走了一瓶海水,但这瓶子里面却没有你。
变得暴躁起来,无法静下心来,在梦里溺死于你的味道中……这种感觉,像是上瘾了一般,明明是为了逃开,却愈发的无可自拔。像是喝了酒一样,迷迷糊糊的,脑中的你不再完整。
大哭了一场,摔碎了瓶子,水流的到处都是,玻璃划破了脚,鲜血混着海水,开出了花,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
成为了理事长,脑海里萌生了让果南当校长的想法,最终夭折于脑内。
“果南,shing!”
“我是来挖角的……”
再一次感受到你的体温,暴躁的因子安静下来了,你就像是大海一样,有包容一切的力量,我已经沉溺于此,无法忍受的空虚感,被逐渐填满。
“家里的大人知道的话可是会大发雷霆的。”
‘很高兴你来了,越来越无法停止,不断的索求你。’
水滴顺着你的脸颊滑落。
拿出毛巾,解开你的发圈,湿答答的头发散开了。
放上了毛巾,轻轻的擦着。
你抱住了我。
我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
“果南总是这样温柔。”
“果南,I love you。”
心中的空洞渐渐被体温填满,久违的安心感。

Addictio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