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搬运】鞠南。

我悄悄的离开了。
你有没有在那里一个人孤寂的发呆?我知道你不会哭的,因为你是果南。
Don't cry

我现在想你。
却又不想去想你。
一旦去想你,我就又一次认识到了你离开的这个事实。
胸口被压住,喘不过气。
深深的潜入水中,冷冷的海水,在脸庞混杂着温热,很难受的感觉。
从水中探出头,红肿的双眼。大概是进了水吧。
好希望忘了你,越是想要忘了你,就越是满脑子都是你。
渐渐的,我习惯了自己时不时的沉默,习惯了自己时不时的泪水,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去海边拾贝壳,习惯了一个人……


Ciao!


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啊,こんにちは。


我是松浦果南。


小原鞠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