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迷途者

“我从未抓住过星光,但我憧憬着那触不可及的闪耀。”






     小光没有夺走任何人的闪耀,我没有给成为朋友的大家带来闪耀。


     真矢有着那身为首席的骄傲,我却没有接受这改变的勇气。


     香子永远会将自己的想法贯彻始终,而我一直踌躇在原地。


     双叶总会在香子需要她的时候站到香子身旁,我又能站在谁的身旁。


     华恋把和小光的约定看的无比重要,我心中最为重要的事是什么?

  

     小克洛从未停止追逐的脚步,而我现在已经没有勇气再向前踏一步了。


     纯那是一个朝着目标前进的努力家,而那个闪耀我却从未触碰到。


     真昼把自己微弱的星光变成太阳照耀大家,我……我只想小心翼翼的……守护大家。







     可是,我也没有夺走过大家的闪耀。我也曾经站在那第一的位置,即使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我也……我也……也……




“请让我这无助的泪水停下吧。”

“请让我触碰那点微弱星光吧。”





“我一直都是孤单一人。”

“我明明早已习惯独自一人。”






“banana真是一个温柔的人。”


“不对,我不是。我是一个自私的,软弱的胆小鬼。”







“我想要守护大家,这个想法是错的吗?我做的一切都做错了…吗?”





“non nonだよ!”






“我没有错,我没有错!所以到底为什么!”再也坚持不住了,请让我坠入这错误的轮回中吧,我已经没有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了。




“Banana?”

“啊,请再一次轻声呼唤我。”


“奈奈?”

“原来在我的身边啊…”







“出席番号15番,大场奈奈。”




“第一次感受到,冬天的寒冷,和这冬日触碰到心底的温暖。”





“我从未抓住那星光,也从未触及那闪耀,但在我独自一人时,它一直照耀着我。即便它如此微弱。”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