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于无。

文和人是两种极端
偶尔会写一些小故事。文笔很渣。对一切东西没有实感。悲观主义的人

【鞠南】融化的苦涩恶作剧

话说回来,情人节早就已经过去了。
“果南!黛雅!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嘛?”
“有什么事情吗?”
黛雅出于礼仪停下手中的工作,而我却依旧忙碌着,三人就是这样气氛。
“Surprise!巧克力哦!”
“就只是这件事吗?我更希望鞠莉你能说一些有用的事情。”
“嗯?难道黛雅不希望收到情人节巧克力吗?”
“情人节不是早就过去了吗?鞠莉你才是不合时宜吧。”
“果南怎么也这样说。是情人节过的不够愉快吗?”
“请立刻停止你的发言,我会告你的哦。”
“但是我又什么都没说。”
其实是我自己害羞了吧,情人节和鞠莉一整天都呆在一起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对外大肆宣扬吧。不过鞠莉没有这个自觉就是了。
“巧克力我就收下了。那么鞠莉你可以继续接下来的工作吗?我要去学生会了。”
“我会帮忙的。”
“果南我是放心的,鞠莉只要乖乖呆在这里不要添麻烦就行了。”
“我原来在黛雅心中是这种形象吗?”
“我们是第一天认识吗?”
结束对话,三人便轻声笑了起来。
鞠莉难得的安静的做着手里的工作,我也不是那种可以找出让人愉悦的话题的人。
“果南。”
“唉?怎么了吗?”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自己,意外的慌乱,变得不像自己了,原因是什么呢?
“巧克力你不拿走吗?”
“但是我现在也暂时回不去啊。”
“那要尝尝味道吗?”
“嗯,可是我并不是很想吃。”
“这样嘛?”
鞠莉有点不一样。发生了什么吗?我不知道的事情。心里这样想着,手上的工作停了下来。
“我要吃。”
“什么?”
“巧克力。”
“我去给你拿!”
“没有放在这里嘛?”
“我放到书包里了。我现在就去拿!”
“不用这么着急,反正情人节已经过去了,又不是情人节巧克力。”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么具有针对性的话。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胸腔里有些骚动,像是在叫嚣着些什么。只是一个巧克力,鞠莉需要这么开心吗?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过的愉快的气息。不是平日那种热烈的阳光,而是那种甜蜜雀跃。但是叫嚣声并未停下。
坐在椅子上想着的却全是鞠莉的事情,我以前是这么自作多情的人吗?我还是我自己吗?率直的我去了哪里?
“果南!久等了!”
“啊,嗯,辛苦了。”
奇怪的对话。
“现在就打开给你尝一下!”
“那我就不客气了。”
鞠莉期待的看着我,我心中流淌的不是羞涩,是嫉妒吗?粗暴的嚼着口中的巧克力。一开始并没有尝出来味道,突然之间……
“好苦……”
面部扭曲了起来,真的好苦。眼泪流了出来,为什么会流眼泪。
“啊……啊!果南!没事吗?怎么了吗?你说话呀!别说到一半就停下来!”
“巧克力……好苦……嘶……”
巧克力堵在嘴里,混杂着啜泣声,心中的叫嚣,也变成了哽咽。
“唔。”
柔软,带着温暖的触感。泪水停下来了,安心感,是这么个名字吗?鞠莉的手轻轻的搂住我腰,我并不觉得痒,只是顺从着鞠莉,习惯了这样。并未就如此停止,带着水汽的软肉探了进来。明明不是第一次,这次却意外的胆怯,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变化。
顺从着,带着些许的甘甜的味道,巧克力一开始真的很苦,现在并不会感到苦涩。甜蜜,温柔,手不自觉的抱紧,环绕。明明如此贴近却并不满足,想要更多的体温,想要更多的名为鞠莉的味道,想要安抚胸腔内的悸动。交缠在一起的,是甜味,不同的甜味,混合着,没有充满爱意的话语,而是感受着对方的存在,停顿的吐息拍打在脸上,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拜托了,请你安静一点,会吵到我的。将脸埋在鞠莉的发间。
“唔,嗯……”
“疼吗?”
“不会的,稍微有些痒而已。”
像是犯罪一样,在鞠莉白皙的皮肤上染上粉红色,伸出舌头画着圈,鞠莉不安分扭动着,头发骚弄着我的鼻尖,脸颊,啊,这就是引诱人犯罪啊,我以为我是永远也不会做这种事的人,恋爱是毒药啊,上瘾,还伴随着其他并发症,嫉妒与不安。现在只想填满这不安,鞠莉本以为我不会这么做,脸上淡淡的微笑在察觉到什么之后,变得羞涩。
“原来鞠莉也会害羞啊。”
“那是当然的啊,我也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啊!还有……”
“还有什么……”
“呼吸……”
“怎么了?”
“好痒,请不要对着我的脖子吐气。”
“啊!对不起。”
迅速的离开鞠莉,看到了自己犯罪的证据之后,害羞的别过脸。
“啊!果南这个笨蛋!”
“对……对不起……”
“什么对不起啊!笨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留下印记的!”
“啊!!!果南你这个笨蛋!迟钝!明明刚才不是这样的!”
“对不起!”
我只能像个小孩子一样重复着话语,那之后会是什么呢?这个念头仅仅出现了一秒,就消失了。被鞠莉残留在身上温度,气味挤到了一边。
“回家吧?”
“嗯,好吧。”
“笨蛋果南!”
鞠莉的头发挡住了罪恶的颜色,有点可惜。
为什么会觉得可惜?
“巧克力是我自己做的。”
“啊,但是意外的挺好吃的。”
“你在骗人吧,明明的难吃的哭了出来。”
“真的,没有骗你!”
脸很烫。
“算了,反正果南也是不会撒谎的人。”
“啊……这算夸奖吗?”
“白色情人节!”
“啊?”
“我会做更好吃的巧克力的!”
“请饶了我吧。”
鞠莉今天,真的变成了一个小孩子,而我变成了一个犯人。货真价实的犯人,被害者名字叫做小原鞠莉。

评论

热度(29)